【名师课堂】唐诗风韵犹存,悠久岁月沁人
          发布日期: 2019-11-08 浏览次数:

          品刘希夷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的慨叹;品李白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的乐观;品岑参“人生大笑能几回,斗酒相逢须醉倒”的豪放。你能体会到人生百态尽在唐诗之中。11月7日晚7点,在程韬光老师身临其境般的牵引下,我们仿佛进入了唐朝,亲眼所见了一位腰佩宝剑,后背朱琴,有着狂放洒脱气质的诗中侠客。

          宋词婉转悠长,富有意境,而唐诗精美传神,富有豪情。众所周知,李白有着“诗仙”之称。读李白的诗,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文字、韵律之美,更是诗中透出的一种自由逍遥,蓬勃向上的生命精神。那一种鲜亮澄澈、纯美至诚的人性魅力,更是一种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的人格魅力。

          李白洒脱,其创作的《乌栖曲》暗示吴王荒淫的昼夜相继,来揭示唐玄宗的醉生梦死。讽刺的笔锋尖锐、冷峻、深刻的刺入精神与灵魂。贺知章见其《乌栖曲》,叹赏苦吟道:“此诗可以泣鬼神矣。”贺知章的“泣鬼神”之评,不仅仅是从艺术角度着眼的,而是与李白的共鸣。李白不寄托于高堂的庄严,不羡那官场的利禄,站在大唐的江山上,站在诗人的位置上,任清风涤荡心胸,随月辉起舞弄影。他吟出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的斗志;他许下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青天揽月明”的壮志。于是,大唐的江山史册又多出几分厚重、灵动的神奇!

          程韬光老师朗诵《行路难》时,铿锵有力的气魄仿佛他已经历诗仙所经历的过往一般,让我们心生敬佩!让我们的脑海中浮现出李白的豪放洒脱。有几人能做到不被重用时,仍能游梦天佬、登蜀道,能举杯畅饮。李白是一个狂人,也只有李白的狂放能举起诗歌的火炬来照亮辉煌壮丽的唐代文明;李白是一个诗人,也只有诗歌的国度能缔造李白的不凡来灌溉茫茫无边的诗歌之土。时势造“英雄”,也只有唐代,这个空气中弥漫着诗香,土地里也耕耘着自由的时代,才造就了超然的李白,狂放的李白。但李白却是一个完全生活在梦中的诗人,梦一旦醒来,留下的就只有失望。他不明白只有诗人屈从政治家,断没有政治家屈从诗人;他不明白唐代的政坛需要的绝不是一个梦化了的诗人,更不是一个不可一世的诗人。政坛的失意成就了他诗坛的得意,整天的忧愁成就了他无边的自由。

          “噫吁嚱,危乎高哉,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。”作为一首流传于人间的绝妙好诗,被后人称为“仙人之音”的诗究竟有何出彩之处呢?程韬光老师分析到颇具才华之人是无法写出这样优秀的作品的。换言之,只有“狂人”李白才有着这样的豪放洒脱,才能写出被称为“唐诗之巅”的作品。他采用律体与散文间杂的方式,将诗中诸多的画面此隐彼现,无论是山之高,水之急,还是峰之险等都集中体现了自己诗歌的艺术特色和创作个性。

          古往今来,多少诗人留下了豪情壮志,尽管历史的车轮滚滚而去,但他们顶天立地的形象仍然屹立于我们心中。唐诗是一种文化的历程,更是一种时代的象征,是大唐之魂,是中华文明金字塔上耀眼的明珠。行云流水的诗,写的不是诗词,道的是灵魂。



          图文:汪友超,王必鑫

          (名师课堂办公室)



          pk10高赔率网投 557| 213| 921| 499| 314| 931| 168| 969| 850| 337| 8| 258| 770| 402| 415| 862| 21| 521| 114| 272| 365| 471| 104| 657| 422| 935| 187| 688| 532| 192| 23| 446| 803| 766| 939| 376| 510| 434| 700| 6| 982| 433|